您的位置:主页 > 舟山文化 > 一位老舟山在历史中挖到许多故事

一位老舟山在历史中挖到许多故事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10-15 19:42 浏览次数:

  蕴含浙江精神的东海人文之潮,自宁波出发,到舟山,在与海岛的碰撞交汇之中,呈现出别样的态势——天然而成的海港,将人群自四面聚拢,文明由此交汇杂糅。因此,从舟山的定海古城,到新城,到沈家门,到东极岛……无论由桥梁还是舟船穿行于大小岛屿之间,只要愿意寻找,隐于现实的历史依然清晰可见,如同那“定海山”的匾额,它在热闹的街巷之间,也在舟山人的精神之间。

  早在1991年,舟山就成为浙江省首批历史文化名城。从新石器时代的浙江先民到当下的经济建设,数千年,舟山的文明历史一直顽强地延续下来,浙江人借助舟船在海岛与大洋之间,实现物质与精神的富足,并创造了舟船文化。

  先民将河姆渡文明中的水稻,由舟山传往日本;当国内首艘2万吨级江海联运直达船,2017年在舟山正式开建——六千年,舟山之舟,一直在扬帆而行。

  东极诸岛地处舟山群岛最东端,当地人有句线年前的同一天,就在这片海域,一场大营救从凌晨一直进行到午夜,也把舟山东极这个小小的地方与浩大纷纭的二战版图联系了起来。

  载着1816名英军战俘的日本客货轮“里斯本丸”,从香港开往日本途中,被美军鱼雷击中,赶来的当地渔民共救起英军战俘384人。

  而在研究舟山文史的孙峰看来,“东极大营救”还有另一层意义。作为国际航道上的重要一站,舟山从来都是浩瀚历史风云中不可忽略的一笔重色——从最初探索海洋的先民,到开拓远渡日本航线的徐福,自唐宋始佛教文化传播的重要驿站,到16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国际商贸中心……

  每年的五六月,上千艘商船停泊附近,贸易着欧州的自鸣钟、火器,南洋的大椒、香料,江南的生丝、丝绸、棉布和瓷器……

  在孙峰收集的早期西方航海地图资料上,双屿港被称为“Liampo”,葡萄牙人是最早来到这里的西方人,他们很庆幸找到了这么理想的避风港和候风港。三四月南风汛时,商船由广东而上到达闽浙,十一、十二月北风劲吹时,则南下经马六甲海峡,走欧亚航线回到欧洲。

  对舟山魂牵梦绕的,还有英国人。1793年,英国使团以贺乾隆八十大寿为名,出访中国,舟山是第一站。一路所见,副使斯当东把定海比作“东方的威尼斯”,“这块地方的岛屿多,安全的停泊港也多,可以容纳任何大船。”

  它地处我国海岸线中段,辐射南北,自唐宋以来就是古代“海上丝路”的重要中转港,是往来日本、高丽和南亚诸国航线上的重要节点。

  唐中期,海商从明州(今宁波)放洋,经舟山出海,最快三昼夜就能到日本。还有一种说法,徐福奉秦始皇之命寻仙求药,也是途经舟山东渡日本的。

  在尚未发明汽轮的年代,远渡重洋靠的是季候风和大洋环流。我国沿海海流都是自北向南漂流,到舟山群岛后,出现自西向东的分支流,并在舟山群岛以东汇入黑潮,沿东北方向流向日本和朝鲜半岛;再加上夏季刮得最多的是偏南风,船只经由舟山群岛,向东北漂至日本是最大的可能。

  舟山虽悬居海上,但几千年来一直是中国走向世界的主要海上门户,它在古地图上的地位也印证了这一点——相当于唐朝政区全图的《唐十道图》上,几乎清一色的州一级地名,小小的东霍山岛(今舟山东福山)却占有一席;南宋时的《舆地图》是古代中国最早绘制的航海线路地图,舟山群岛的地名有19个之多。

  当时,葡萄牙人在双屿的贸易活动主要是从事日本、闽浙、满剌加(马六甲海峡一带明代称满剌加)之间的三角贸易。

  他们与中日走私商合伙,从满剌加等地贩卖来胡椒、香料等东南亚商品,在双屿与当地商人交换丝绸与棉布,然后运往日本出售,以换回白银,再进行下一轮周转。

  在葡萄牙人和中国走私商的苦心经营下,双屿港发展为颇具规模的贸易基地,成为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港口之一。

  在舟山博物馆展厅中,可以看到基于历史记载创作的双屿港繁荣景象——各色人群,在各色货品之间,穿梭、打量、讨论着价格。

  正如曾亲历双屿贸易的葡萄牙冒险家费尔南门德斯平托在《远游记》中记载的那样——

  其地筑馆舍千余,由市长、承审员、议员、司法官与其他七八种顾问或裁判员,负责治理……所有屋宇的造价达四千杜加脱金币(每枚杜加脱金币约合二战前金法郎十二枚)。

  从《远游记》中可以读到,当时双屿港内有居民3000多人,其中1200人为葡萄牙人,其他居民则是中国人或东南亚人。

  明朝海禁,虽在永乐年间开始有所松散,但那个时代谈及自由贸易,仍然是一个不可想象的词语。葡萄牙人深知,杭州湾以南,明朝廷疏于管理,为他们进行自由的贸易、航行、测绘,提供了一定的空间。

  在双屿港私贸活动交易日益活跃的同时,明朝廷中关于海禁与否的争论正相持不下,东南沿海的世家大族中支持开放海禁的非常多,因为海商活动不仅可以增加国家收入,又能让家族亲友也能从中获利。另一派因循守旧者,认为放松海禁会导致国本动摇,要求按照朱元璋的训令“禁片板下海。”

  1547年农历七月,在沿海各种矛盾的压力之下,明朝廷命朱纨提督浙、闽海防军务,巡抚浙江,着手开展剿倭行动。

  朱纨严厉奉行海禁政策,将一切违反海禁的人员,通通归于“倭寇”行列,他的第一个目标,正是双屿港。1548年农历四月初七夜,朱纨的军队,突袭双屿港,一把大火将其焚烧殆尽。

  近五百年后,2011年6月30日,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浙江舟山群岛新区,群岛新区的重要任务之一,就是建设东部地区重要的海上开放门户。

  当我们将目光投向那片海域,可以看到,今天国际贸易大港的重任又落到了当年的双屿港周围——历史有时会绕圈子,但是背后蕴含的意味大不相同。

  包括无数岛屿的舟山,其地理位置一如既往的重要,不同的是,今天,它的身后可见有着有效的管理与国家的长期战略。

  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土生土长的舟山人,可以让他画“绿眉毛”。如果给孙峰一支笔,他仍然可以画出像样的“绿眉毛”船头来。

  75年前的10月2日,“里斯本丸”在舟山东极沉没,在那些救助英国士兵的舟山渔民驾驶的小船中,或许,就有绿眉毛的身影。

  丹尼斯莫利已经98岁了,他是“里斯本丸”号最后一名英军战俘幸存者,他说:“我想向舟山的渔民衷心说声谢谢,感谢他们75年前那天的拯救行为。”

  舟山船,舟山人。他们值得被赞美之处,不仅仅一个“里斯本丸”沉船事件,还可以上溯到久远的过往与无尽的未来。

  “绿眉毛”是我国古代“四大船系”之一浙船(也称“鸟船”)的代表船型,曾在浙江的宁波、舟山、温州、台州地区大量流行,也是唐宋以来的浙商在开发海洋商贸时的重要用船,还追随过郑和率领的庞大船队七下西洋,是非常优良的运输船。

  在舟山民间,有一批专注于做船模的人,清一色的是老人,有的当年就是船匠,有的纯粹出于爱好,他们对船文化有着深深的不解之缘,对船文化有着深深的怀念与守望,他们说,“这些老船不做出来,以后的人怕是看不到了。”

  中国港口博物馆入门的第一个场景,就是围着草裙的先民们在刳木做舟,剡木为楫。无论是河姆渡、萧山跨湖桥,还是良渚古城,都曾出土过舟或桨。在远古的史前社会,浙江先民已经操桨驾舟,随波逐浪,开始探索海洋的艰苦航程。

  1979年,在舟山马岙,发现了以渔猎、稻作为主体的“海上河姆渡”遗址。有专家认为,中国稻谷传到日本,最早可能就是从这里出发的——早在春秋时代,浙江先民已经制造出风帆板船,领先西方1000多年,而“绿眉毛”就是古人风帆板船最完美的结晶。

  本世纪初,经复原的“绿眉毛”,再次扬帆启航。七天七夜环舟山群岛航,300海里,最快创下每小时11海里的航速,这艘中国最大的仿古木帆船证明了自己是适合远洋航行的。后来,它的足迹更是跨越黄海、东海、南海,穿航长江、闽江、珠江,还出访过韩国。

  当代绿眉毛复原的重要人物,是时任朱家尖风景旅游管委会的傅良国。决策者的顶层设计,才有胡牧的绿眉毛航海队应运而生。

  如今,“绿眉毛”静静地锚泊在沈家门渔港,也许它正在酝酿下一次乘风破浪,等待航行唤醒它的灵魂。“它不仅是一条船,”在“绿眉毛”航海队队长胡牧看来,它是传承海洋历史文化的一张名片,更是舟山人敢于突破、敢于冒险,一往无前的海洋精神的载体。

  清康熙年间,浙海关从宁波移至舟山定海,一大原因是为方便征税——英国人喜欢在定海泊船,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此开设的洋行非常赚钱。

  晚清时期的定海人,做起老外的生意也一点不含糊。孙峰从故纸堆里一点点拼凑出当时的只鳞片羽——一溜儿的裁缝店挂的都是英文招牌,甚至还有挂“女王陛下御用裁缝店”的;城外建起全国最大的火鸡养殖场,舟山火鸡一度是当地出口大宗……

  贸易带来的更大机遇是对海员的需求,天生具有航海经验的舟山人以远渡重洋、常年漂泊来换取可观的酬劳,也吸引了更多的岛民外出谋生、经商,所谓“阿爹出门赚元宝”。

  他们中,有习得一口英语的穆炳元,成为上海滩上最早的买办,还广收学徒,教习速成的“洋泾浜英语”及外贸交易的事项手续;有以朱葆三、刘鸿生、董浩云等为代表的定海商业巨子,堪称宁波帮中的佼佼者。

  历史上,宁波帮是所属的鄞、镇、慈、奉、象、定六县自发形成的商人集团之总称,定海商人归属其中。其实,距今800年前,即宁波帮创始期前400年左右,中国已有了“昌国商人”即“定海商人”的名称。

  以岛为家、以海为田的舟山人,在千百年来“得舟楫之便,兴渔盐之利”而积淀传承下来的经商基因,又重新崭露头角。走出小小的港汊,舟山人从此启航汇入了世界经济大潮,闯荡四海,浪激五洲。

  作为浙江国际海运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,孙峰一有空就带着学生们在古城、海岛间作寻访调查,捡拾历史中久远的记忆。

  孙峰深知,自己的学生是未来的海员,这些记忆里所藏的就是舟山人与海洋之间的联系密码,永远割不断,这是来自数千年的沉淀。

  在东极的海鲜大排档前,东极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小蒋指着一位摊位老板,说:“阿扎伯是我们镇的大名人。”

  “阿扎”是东极人对林文华的称呼,他今年五十多岁。对于小蒋“大名人”的描述,林文华只是笑了笑。

  2017年5月21日,那天风雨交加,正在忙着生意的林文华突然听到有人喊:“阿扎,阿扎,有人落水了!”

  在老航船码头下的礁石上,有两个人进退维谷。其中一名游客因酒醉体力不支溺水。林文华立刻从老航船码头附近的石头爬下大海,赶过来的另一位村民李满昌随即赶来。落水的一名游客重95公斤左右,另一名本地人约55公斤。林文华与李满昌暂时拉不动,只能把他们顶在石壁上,等着小舢板前来救援。

  或者,正是“渔民的本分”,让几十年前的舟山人敢于挽救落水英军的生命,让产生于几百年前的定海帮有了开拓的勇气,让几千年前的浙江人有了智者的勇渡……

  感谢舟山市社科联、浙江日报舟山群岛新区分社、浙江国际海运职业技术学院舟山群岛文化研究中心、东极镇政府对本组报道的大力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