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舟山新闻 > 蚂蚁啃硬骨头 60多年来这个舟山小岛爆发力惊人

蚂蚁啃硬骨头 60多年来这个舟山小岛爆发力惊人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7-11 10:29 浏览次数:

  舟山市普陀区蚂蚁岛,一个面积不到3平方公里的“迷你岛”,在地图上你甚至很难找到踪迹,但它却是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的诞生地。

  60多年前,蚂蚁岛曾获周恩来总理亲笔签署的“农业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单位”奖状。人民日报还以《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》为题对蚂蚁岛进行了长篇报道。而让这个小岛名声大震的,正是那被誉为“蚂蚁岛精神”的拼劲、闯劲。

  2005年,时任浙江省委习上岛考察时指出,老一辈创造的“艰苦创业、敢啃骨头、勇争一流”的蚂蚁岛精神,不但没有过时,还要继续发扬光大。

  时光荏苒,被视为小岛最大宝藏的这股精气神,如何与时俱进,在年轻一代中传承?又如何在新时代为小岛带来新的生机?带着这些好奇,3月底,我们登上蚂蚁岛,开始了一场探问之旅。

  上午7时50分,舟山沈家门墩头码头,一艘身披红装,印有“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”字样的客轮映入眼帘,我们的探访就从这艘“红船”开始。

  客轮拔锚起航,船舱内开始播放的黑白纪录片,一下子就把我们拉回到那个遥远的年代:一群妇女搓草绳、建海塘,年轻男女摇橹、拉网一幅幅画面展现的,都是蚂蚁岛人艰苦奋斗创业的场景。

  “蚂蚁岛女子还要下海捕鱼?”一下船,我们就把这个疑问,抛向了来接我们的蚂蚁岛管委会副主任罗燕红。

  “这不算稀奇,当年我们岛上有10位女老轨呢,去见见?”在罗燕红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长沙塘路一幢白墙黛瓦的小楼前,78岁的林妙珠老人正进进出出打扫屋子。热情招呼我们进屋坐下后,老人搬来一把凳子,坐在我们面前,娓娓道来。

  女老轨,是当地的方言,特指女轮机长。16周岁从舟山水产技校毕业后,林妙珠自告奋勇下海捕鱼。那是大年初三的清晨,这位女轮机长驾驶着3米宽、40匹马力的“妇女号”船,和15位年轻小伙子搭档出海。晕船,是林妙珠碰到的第一个难题,常常是一边吃饭一边吐,一边吐一边拉网,但她坚持住了。

  油管塞住了,她直接用嘴吸,一大口柴油被吸入嘴里;机器电瓶桩头坏了,她直接用手按,电流窜上来,指尖裂开迸出血来这位不怕苦的女老轨,经历过多次心有余悸的“生死劫”。

  渔民坊间有句话:“抲渔人是一只脚在舱板墩,一只脚在棺材里。”1959年,林妙珠所在的渔船遭遇大风浪。“当时浪头打过来有三四层楼那么高,我们想着肯定活不了了!”最终逃过一劫的她并没有退缩,待风浪减弱回家住了一晚后,第二天她又照常出海了。老人说起这些云淡风轻,而我们却屏住了呼吸。

  “当年真是不怕苦不怕死。自己能在船上顶替一个男劳动力,觉得自豪。”这是林妙珠向我们解释她“不怕死”的原因,而这份自豪和勇气,也撑起了丁荷叶和三八海塘的故事。

  上世纪70年代,岛上300多名妇女用双手筑起三八海塘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。罗燕红带我们去见当年大兴岙村海塘建设突击队队长丁荷叶老人。

  敲开老人家门,71岁的她热情相迎。围坐在陈旧却擦拭得一尘不染的餐桌旁,老人缓缓道来:一日潮水两涨两落,筑塘只能在落潮时进行,即便是凌晨3时多,也没有人迟到;冬天,脚踏在冰冷的水潭里,牙齿冻得咯咯发抖,却咬紧牙关继续干活听着听着,我们的眼眶变得湿润,眼前这位身高不到1.6米的老人的身影,顿时高大起来。

  从老人家里出来,经过管委会附近,眼前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。附近的村民告诉我们,在解放前,蚂蚁岛的山都是“癞头山”,而今全岛森林面积发展到1760亩,覆盖率达70%。“让我们岛绿起来的,就是盛再堂老人。”他们说。

  盛再堂已过世,出门迎接我们的,是他的女儿盛成芬。她递给我们一张照片,那是盛再堂荣获全国绿化劳动模范时拍的照片。“小时候对父亲印象最深刻的是,他每天天没亮就上山,天黑了才回来,衣服湿漉漉的,还沾满了泥土和松毛。”她说,为更好地植树造林,父亲还顶着压力,鼓励村民把坟墓迁移到旁边的无人岛上。

  “父亲爱惜树木就像爱惜自己的子女。长大后,我接过了他的班,如今在岛上护林已30多年。”盛成芬对我们说,她想跟父亲一样,用自己勤劳的双手,为蚂蚁岛留下更多绿色。

  进岛后,我们听到一个治理虾皮加工厂黑烟的故事,就提出想去虾皮产业园看看。搭上一辆电瓶观光车,3分钟后,我们就到了虾皮产业园。老板徐武立已在自家厂区门口等候。

  “要是前几年来厂区,真怕你们会受不了!以前厂里加工虾皮烧的是煤,黑烟滚滚。一天下来,鼻子里全是黑色的。”徐武立说。

  蚂蚁岛有“虾皮之乡”的美名。虾皮加工是岛上的传统产业,主打的生虾皮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达80%。全岛有50多艘渔船和58家虾皮加工厂从事这一产业,经济效益可观。但由于过去一直采用燃煤加工,每年虾皮加工季,全岛竟有3个月之久笼罩在黑烟之中。

  “虾皮产业要长久发展,黑烟问题非解决不可!”2017年才到蚂蚁岛管委会党工委任的徐军安看到了发展的瓶颈。黑烟的根源是燃煤,但用什么替代燃煤,却是一道难题。管委会干部带着加工户一起去上海、江苏等地取经,回来后在尝试煤气、电和生物质等几种办法后,经过反复比较,才确定用油代替煤。

  他扳着手指,给我们算了一笔账:58家虾皮生产加工厂,一年要烧掉3000吨煤。用燃油替换,还要更换设备和生产工艺,生产成本要增加,阻力不小。

  再难的骨头也要啃。党员干部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。企业主们终于被说服了:没有好空气、好环境,人人都是受害者呀!

  “上下同欲,事情就好办。”徐军安说,2017年下半年,岛上虾皮加工厂全部改造提升,黑烟也终于被“剿灭”。“当时有个客商来进货,还习惯性地带来十几只口罩,结果一只也没用上。”

  蹲点蚂蚁岛,我们还有一个意外发现:很多渔区常见的渔具网具随意堆放现象,这里竟然没有。在蚂蚁大道旁,我们看到了一个十分整齐的堆网场。整个场地被均匀分成多个网格,渔网、渔具整齐摆放在网格内,并盖上了清一色的军绿色帆布罩。边上,还有一个个花箱点缀。

  这看似简单的整理归类,却让徐军安用“难”来形容。他解释说,渔民们比较随性,要改变他们的习惯,确实不容易。但“敢啃骨头”的新岛民徐军安坚信:“只要工作做细做到位,就不难!”

  2017年10月底,管委会启动堆网场环境综合整治工程。船管站、渔业科工作人员走街串巷,全面梳理了岛上堆网场详细情况,联合社区、村工作人员,一次次上门走访编组船老大、党员船老大以及普通渔民,耐心倾听他们的实际摆放需求,几经修改,最终确定了“网格化管理”设计方案。让徐军安感动的是,渔民们不但严格执行,还相互监督。

  在解决网具乱堆放问题后,岛上干部群众还一鼓作气,解决了废品乱堆放的老大难问题,完成了房屋外立面改造、拆除违法建筑、彻底清除卫生死角等工作。一年内,海岛环境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“现在清爽了,我们每次补网心情也舒畅了。”离客运码头不远的广场内,刘静飞老人正在补渔网。梭子在她手里快速地来回穿梭,背后是清澈的天空、整洁的小岛,眼前的画面仿若一幅油画。

  走在蚂蚁大道上,我们看见一幢粉红色外墙的房子,进去后发现原来是一家餐馆。屋内粉刷一新,餐桌餐具整齐摆放,厨房里,4位阿姨正忙着备餐。“我们搬来不久!”老板邹吉叶一边麻利地洗菜,一边笑着说。

  去年10月之前,她们的排档还是一个简易小摊位,搭在客运码头西侧。2018年,蚂蚁岛启动小城镇环境卫生整治后,她们的排档被列为拆违对象。生意摊要拆,心里当然不舍得。管委会干部多次上门和大家反复沟通,还答应帮她们一起寻找新址。当年10月,将店搬迁到新址后,她马上尝到了好环境的甜头:“新店环境好,生意好过老店,今年我们准备在特色菜式研发上多下功夫,让游客尝到更地道的海岛佳肴。”

  乡村要振兴,没有产业可不行。新时代蚂蚁岛人利用独家资源,将蚂蚁岛精神红色教育基地打造成全岛经济发展的新引擎。

  “蚂蚁岛精神是我们的根与魂。”徐军安告诉我们,但以前蚂蚁岛红色旅游的打造存在规模偏小、景点文化和内涵提炼不够、硬件设施不全等问题。为挖掘蚂蚁岛精神,2018年初,蚂蚁岛管委会提出半年时间打造一个“一带一线多点”的红色教育基地。

  一带即蚂蚁岛滨海休闲渔业体验带,一线即蚂蚁岛红色精神教育体验线,多点即东海岸船厂、虾皮加工区、山顶游步道等多个参观点,发展红色旅游产业。

  为尽早确定项目方案,管委会全体工作人员加班加点,常常工作到深夜;为让百姓配合施工,党员干部挨家挨户反复做思想工作

  2018年6月13日,蚂蚁岛精神红色教育基地正式开门迎客。一批批党员干部群众前来参观学习,岛上的旅游业也迎来了春天。

  随着红色旅游的火爆,岛上民宿生意愈发红火。不久前,蚂蚁岛海滨休闲驿站对旅馆进行了重新装修。而那些,曾经建过三八海塘、搓过草绳,艰苦奋斗创业的老蚂蚁岛人,也为岛上旅游产业发展继续助力。

  快离岛前,我们跟随徐军安来到红色基地的核心区块公社广场。广场上,几位近70岁的阿婆正耐心教游客体验搓草绳、织鱼网。这些老人是岛上文化团队的成员,这些文化团队作为承载蚂蚁岛文化与精神的载体,将休闲游与教育培训结合起来,综合展示“艰苦创业,敢啃骨头,勇争一流”的蚂蚁岛精神。

  蚂蚁岛人“啃骨头”的脚步不会停歇。新时代的蚂蚁岛精神,也正成为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在海岛落地实施的力量。